2022年08月06日 星期六       旧版入口 |  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导航    
当前版: 03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牛听得懂人话

  ■孙道荣

  到了春耕时节,刚从外乡搬来的黑娃家,没有牛耕地,急得直跺脚。爹就让我牵着我家的牛,借给他家耕一天地。

  黑娃的爹,欢天喜地给牛套上犁,去耕地。我和黑娃也跟着到了地头,一边玩耍,一边看他爹耕地。除了玩耍,我还藏着一个小九九,我怕黑娃爹犁太多的地,把我家的牛累坏了,更怕他抽打它,我会心疼的。

  果然不出我所料,刚下地,黑娃爹就遇到了难题,牛不肯拉犁往前走。这可怪了,一头耕牛,你只要给它套上犁,它就知道要耕地了,它就会本能地拉着犁往前跑,怎么到了黑娃家的地里,牛就死活不肯往前拉犁呢?黑娃爹着急地在牛屁股后面喊,“走,走,往前走!”牛不听他的。牛当然不听他的话,你说走,它也不懂啊。我爹只要喊一声 “驾”,牛就心甘情愿地往前走了。我告诉黑娃爹,你不能喊“走”,你得喊“驾”。黑娃爹说,我喊的就是“驾”啊。我明白了,黑娃爹是外乡人,也许他们那儿走就是驾,他们那儿的牛,也是听得懂走的。但现在这头牛是我家的,无论是我爹牵着它,还是村里别的男人借它去耕地,都是喊“驾”的,它只听得懂我爹和村里人的话。没办法,我只好跟在黑娃爹的后面,大喊一声“驾”,牛就拖着犁,往前走了。

  如果是40年前,你正好路过我们村,你就能看到这搞笑的一幕:一头牛,一个大人,还有一个小孩,一起共同犁地。牛走到了地的尽头,我就喊一声“喔”,让它往左拐,或者喊一声“撇”,让它往右拐。遇到大的土疙瘩,或者黑娃爹将犁插得太深了,牛拉不动,需要人帮帮忙,我就喊一声“吁——”,声音要拖得长,像牛的尾巴一样,牛就明白,是要它停下来,不要使蛮力往前拉。有时候,想让牛往后倒一倒,像倒车一样,也是喊“吁”,只是这个“吁”,要连着喊,而且要短促,牛就心领神会,将蹄子往后挪挪。

  牛聪明着呢,它听得懂主人的所有指令。你牵着牛,过一条沟,你想让牛跨过去,或者路上有个农具,或一堆刚收上来的谷物什么的,你想告诉牛,别踩着了,你就告诉它“翘”,它就明白了,大步地跨过去,既不会掉到沟里,也保证不会踩坏了农具或谷物。后来念书了,发现“翘”这个字,笔划真复杂啊,经常写错,牛竟然能弄理解这么复杂的“翘”字,它要是读书识字,指不定比我们全村的娃都厉害。

  牛犁到一半地的时候,我看见它喘着粗气,宽大的嘴角边全是白沫,我就知道它累了,也渴了。我赶紧喊一声“稍”,牛就停住了,还扭头看了看我,泪眼汪汪。我心疼得不行,让黑娃爹将套在牛脖子上的鞍卸下,我牵着它去边上的池塘,让它喝饱了水,又让它卧在地头,歇息一会儿。我相信,天下所有的老牛,都最喜欢“稍”这个字音了,因为一旦听到“稍”这个音,它就知道,可以歇息一下了。长大之后,我从字典里查到稍字的意思,正是休息的姿势,但是,稍还有一层意思,表示略微。对一头牛来说,它的辛劳的一辈子,只有一次次短暂的“稍”,接着继续卖力地耕地,永无止境。就跟我们人的一生一样。

  我牵着牛回家的时候,已是黄昏。我没有骑它,我知道这一天,它太累了。平常放牛的时候,我都是骑在牛背上的。个头大的孩子,能抬腿跨上牛背,我做不到。我都是从牛头骑上去的。双手摁住牛角,喊一声“低”,它就会低下头,让我双脚跨上它的额头,然后,一抬头,就将我稳稳地送到半空,顺势就骑到了它的背上。它听得懂“低”的意思,但是,不是任何一个人,让它“低”它就会低下头的,我家邻居小狗子,任凭他怎么呵斥,声嘶力竭地喊“低”,它也绝不肯低下头,让他骑上它的背。我家的牛,与小狗子家的牛干过架,小狗子用柳条,狠狠地抽过我家的牛,它一定是记住了。      后来,我不用喊“低”,只要我走到牛头前,双手搭在它的角上,它就会低下头。一头牛,是懂得恨,也懂得爱的。

  我家的牛,就很听我奶奶的话。耕地前一晚,奶奶都会半夜就起来,给牛喂草。本来,你给它一捆草,它就自己吃了,并不需要喂的,它既不娇气,也从不挑剔。但是,农忙时节,一头牛要耕太多的地,就需要给它多一些营养,在草里要加一些谷物。奶奶用草包起谷物,塞到它的嘴巴里,它慢慢地咀嚼。喂牛的时候,奶奶还会跟它讲话,告诉它,要耕很多很多的地,你要辛苦了,诸如此类。牛能听得懂奶奶的这些话吗?我觉得它可能听不懂,但它一定体会到了奶奶对它的善意,在耕地时,他就不会怠工,也不会撒脾气。有的人耕地的时候,牛稍不听话,或者耍起了牛脾气,就用鞭子抽打,我爹从不会鞭打它,一头牛,帮你耕了一年又一年的地,你怎么忍心抽打它呢?

  只有到了冬天,农闲了,牛也才能跟他的主人一样,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,它脖子上因为长久磨砺的疤掉了,长出一层新肉。牛的身上,到处都是皮糙肉厚,唯此一块,总是一层又一层,被磨破,长出厚厚的茧子,掉了,再长出新的一层,像村里所有男人肩膀上的那块肉一样。它们躺在暖暖的阳光下,不停地反刍,这是它们歇息下来之后,总是在做的一件事情,仿佛在回味着田间地头,那辛劳而又充满希望的一个个苦日子。

  现在,你在农村也难得见到一头耕牛了。有一年,我到贵州一个叫七孔桥的景区游玩,竟然意外地看见了一个农人,牵着一头牛,在桥上来回走着。桥的这头,很多游人在拍照,原来,他和那头牛,都只是一个道具。农人牵着牛离开的时候,我听到了一声熟悉的“驾”,那一刻,我竟莫名地泪流满面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~~~
灯下漫笔~~~
~~~凡人脸谱
世相百态~~~
~~~往事悠悠
~~~城市表情
   第01版:时政新闻
   第02版:天下
   第03版:梦笔桥
   第04版:文化 悦读
牛听得懂人话
消逝的青春
楼下的怪邻居
散落在世间的“菩萨”
我的老坐骑
我是一条孤独的寒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