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08月06日 星期六       旧版入口 |  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导航    
当前版: 03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楼下的怪邻居

凡人脸谱

  ■瞿春红

  我工作不久后,在父母资助下,有了人生第一套房子,从此万家灯火中亦有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盏。

  然而,烦恼很快接踵而至。

  清晨出门,门上贴着的字条赫然映入眼帘,揭下一看,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注意事项,最过分的是九点之后电视机声音关低,走路要放轻脚步……一瞬间,我仿佛坠入师范宿舍的梦魇。即便纸上字迹雄健洒脱,也难以抵消我对这位好事邻居的厌烦。我把纸团成一团,直接扔进了垃圾桶。

  当天晚上,伴随着咚咚的敲门声,一个胖乎乎的老头子堵在门口,两道电一般严厉的光芒透过防盗门的铁栅栏射向我:“我住你楼下,已经过了九点了,麻烦你走路声音轻一点。老年人心脏不好,晚上睡觉容易受惊吓。”我猛然想起早上那张便笺,顿时像被老师逮着的违规学生,心虚地涨红了脸。

  受此一吓,我特地设置了九点的闹钟,闹钟铃响,响声屏蔽,开启学习时光,自诩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”。

  但邻居并不打算放过我,不久,又是同样的冰块脸和电光眼出现在门口:“年轻人锻炼身体是好事,楼下小公园空气好,地开阔,干吗不去那里锻炼?”我赔着笑解释:“大爷,现在还早呢!”“我在吃饭,你在跳,灰尘不都掉我饭碗里了吗?再说了,你音乐那么吵,脚步那么重,搞得我心脏病都要犯了。”他的语气硬邦邦的,一点转圜余地也没有。没办法,为了邻居老年的健康生活,我只好委屈自己,转移健身场地。

  本来是我的温馨小巢,有了楼下这个怪邻居,阳光洒进来也无法治愈我受压迫的惨淡心情了,老家自然又成了我的假日避难所。有一天下午,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一接听,天,怪邻居追到我父母家来了!他口气不善,说我的房子漏水,水漏到了他的房间里,叫我马上回去处理积水。

  灾情远比他描述的更严重,我的书房一半受了水灾,书架上的书多数被水浸湿,突如其来的崩溃让我痛哭失声。“哭有什么用?赶快收拾呀!”我一扭头,原来门没关,怪邻居不请自到。他多半是来找我赔偿他的损失吧!我沮丧地等着他狮子大开口。没想到他什么都没说,转身走了出去,我这才发现怪邻居请人帮忙疏通屋顶的下水管,听说管口被鸟巢给堵住了,才导致了这场无妄之灾。

  事后,怪邻居迟迟没有找我算账,我只好主动敲响了他的房门,请他结算一下疏通屋顶的人工费以及他的损失费。他依然是那副生人勿近的姿态:“不用了。”在他冷冰冰的关门声中,我讪讪地上了楼,对门阿姨刚好出来,见我从楼下上来,热心地招呼我:“姑娘,和你爷爷住楼上楼下真当好啦!啥事都有爷爷帮忙解决啦!”

  我连忙澄清那不是我爷爷,对门满脸不信:“咋可能?不是爷爷咋那么管你?”从她口中,我才知晓,原来早先有几个少年恶作剧,试图用口香糖把门锁封住,是楼下老爷爷听到动静上来喝止,对门也沾了光,逃过了门锁被封之劫。

  静坐窗前,想起水灾发生后的电话——那是老爷爷向社区要来的;想起老爷爷那声把我从崩溃中解救出来的催促;想起老爷爷奔忙着处理屋顶管道……窗外的太阳收起了刺眼的光芒,一切都沐浴在余晖的彩霞中,夕阳无限好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~~~
灯下漫笔~~~
~~~凡人脸谱
世相百态~~~
~~~往事悠悠
~~~城市表情
   第01版:时政新闻
   第02版:天下
   第03版:梦笔桥
   第04版:文化 悦读
牛听得懂人话
消逝的青春
楼下的怪邻居
散落在世间的“菩萨”
我的老坐骑
我是一条孤独的寒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