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08月06日 星期六       旧版入口 |  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导航    
当前版: 03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我的老坐骑

往事悠悠

  ■孙达

  老家重新装修,一些老物件也被清理了出来,其中就有我的老坐骑——铃木摩托。

  这是我工作第二年,用自己的工资买下的第一辆机动坐骑,花费了将近一万元。那一年,紫荆花开得蓬蓬勃勃,一如第一次做了万元户的我心潮澎湃。我走进萧绍路上一家摩托车店,一众摩托车中,这辆红色铃木气派非凡,一下子吸引了我的视线,我真有一种直觉,我在寻找和挑选坐骑的同时,这辆摩托车同样在养精蓄锐,静待主人的慧眼。

  跨上坐骑的那一刻,脑海中忽然闪现出六岁时第一次坐摩托车的瞬间。有一天,村里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他骑着一辆我们从未见过的突突响的两轮机动车,车前的大灯上方竖着一块“I099089”的车牌,宽阔的把手上方是两个大大的后视镜。村里见过世面的人脱口而出“嘉陵摩托”。摩托车的主人是一位摄影师,摩托车既是他的坐骑,也是他兜揽生意的道具。母亲见我实在喜欢得紧,就让我和弟弟一起坐了上去,留下了一张珍贵的老照片,也留下了我对摩托车的念想。

  多年夙愿,一朝实现,真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。片刻之间,我们就人车合一。我骑着铃木从萧山返回老家璇山下,进入村庄的那一刻,不能说是人山人海、彩旗招展,但那时候的轰动效应,绝对盖过现在开了辆宝马、奔驰返乡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只要我骑着铃木进入村庄,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就会围着我和我的坐骑羡慕地评头论足。

  有了这辆铃木,从家里到学校的路程瞬间浓缩,我不用再住简陋的校舍,每日戴着头盔往返家校之间,一路上风驰电掣的感觉,既满足了我追风少年的梦想,也让我充分地享受古代骑士跃马驰骋的恣意潇洒。

  我的坐骑带给我的当然绝不只是“狂拽酷帅吊炸天”的虚荣,他立下的汗马功劳更值得录入功勋簿。

  在摩托车尚不普及的年代,我成了当时最早的快递员,村里、单位凡有需要,我都乐意承担。除了运送物资,我也是大家的专职司机。村里人出门去镇上,不管是谁,我都乐意载一程。隔壁阿婆虽然儿孙都在身边,却只喜欢麻烦我。有一次我下班去探望她,她躺在床上呻吟,我一路护送她来到卫生院,原来她吃了霉苋菜梗中毒了,幸亏送得及时,没甚大碍。我陪着她挂号问诊配药吊盐水,医生护士都以为我是她的孙子,哪里知道我们根本毫无血缘关系。如今阿婆已经九十高龄,她的孙子都有了自己的车子,我也早已离开老家成了城里人,可只要一回老家,第一件事必是去看看她,问问她有没有什么事情要搭把手。

  单位有位女同事,遇人不淑,老公酗酒还家暴。有一次老公闯入学校揪住这位女同事就要揍她。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,果断阻止了他扬起的拳头。可能我比他年轻有力,他气焰全消,唯唯诺诺地走了。但同事们却一致认为当时黑发垂肩的我酷似郑伊健扮演的陈浩南,使他误以为我是古惑仔,怕我带着一帮小弟去砍他。既然我有“浩南的杀气”,那就帮人帮到底,我几次特地送这位同事回家。后来,同事丈夫慢慢地改了暴脾气,家暴次数越来越少,夫妻俩的感情也恢复了正常。

  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展,国内经济迅速发展,物质极大丰富,汽车纷纷进入寻常百姓家,我也拥有了自己的汽车。这辆行驶了五万多公里的摩托车终于功成身退,我将老“坐骑”存入了我的历史“博物馆”,作为纪念那段“我们骑着飞快的摩托车,带着希望向美丽的地方飞奔”的青葱岁月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~~~
灯下漫笔~~~
~~~凡人脸谱
世相百态~~~
~~~往事悠悠
~~~城市表情
   第01版:时政新闻
   第02版:天下
   第03版:梦笔桥
   第04版:文化 悦读
牛听得懂人话
消逝的青春
楼下的怪邻居
散落在世间的“菩萨”
我的老坐骑
我是一条孤独的寒流